正确教育旗下网站

惩罚学生的最高境界

浏览次数:492次发布时间:2016-12-09文章来源:资源库我要投稿

老师最可怕的状态是面对学生时麻木不仁、小题大做、上纲上线,并且让批评、处罚学生成为教育生活的一种常态。我一直觉得,教师气急败坏惩罚学生,是无能的一种表现,也是教师修养不够的表现。

教师的成长是由一个一个平凡而动人的教育场景组成的。在这些场景里有温暖热情,当然也有严厉惩罚。对学生的处罚,这也一定是一个教师成长过程中最重要的体验内容之一。

我相信所有的老师都曾经惩罚过学生,因为任何一个孩子的成长一定伴随着错误,因此恰当的处罚是必须的,关键是对待处罚的态度和处罚的具体方式!刚刚开始教书的时候,不太懂得如何科学而艺术的处罚学生。因为年轻气盛脾气暴躁,曾有过比较激烈的处罚方式,也对学生造成了一些伤害,为此我深感内疚和后悔。

惩罚学生的最高境界

面对学生的犯错,我曾经用过最严厉的手段就是罚跑操场五圈(大约1000米)。处罚学生跑步也有好处,可以锻炼身体,培养耐力和毅力。没有特殊情况我会跟他们一起跑。为什么要和他们一起跑?就是让他们觉得,自己有了过错,害得老师也得受苦,激发他改正的内心动力。学生看着老师一起受苦,当然会有一种愧疚感。

当然处罚不是看心情,兴致一来信口开河。处罚是要有依据的,根据共同的约定或是学生的自由选择。处罚也不是目的,最重要的是如何通过科学艺术的处罚,让儿童经历一个对错误的思考过程,并从这个过程中得到启发,从而清楚地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错误。因此处罚孩子不能简单、粗暴,缺乏理智。

-01-

我记忆中最深刻的一次处罚学生的经历,和一个叫小浩的孩子有关。这个孩子在我们学校寄宿部就读,平时喜欢恶作剧,有一次他趁同学午休,拿剪刀把同学的头发给剪了。

我怒气冲冲地把他叫到办公室,还没开始教育,他就承认这事儿是他干的,还若无其事地说:不就剪了他的头发嘛,有什么了不起的,我不剪理发师也会剪了他,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。

面对毫无悔改之意的他,彻底把我给惹恼了,结果他还顶嘴,气的我暴跳如雷。桌上的杯子成了我的出气筒,我直接把自己的杯子从窗户扔下去,扔到了一楼的花坛里。然后我走到他的跟前,直接把他拽到墙根,让他好好站着,恨不得直接就揍他一巴掌,万幸我还是控制住了,只是用指头戳着他的头严厉地教训了他。

一阵稀里哗啦的痛骂之后,我慢慢冷静下来。看到他终于屈服的样子,一种后悔之意从我的内心不断涌上来,哎!我是不是太过了?

整个下午,我心神不定,忐忑不安。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件事情处理的太急躁,很不应该。那天晚上晚自习下课后,我来到了他的寝室,他正准备躺下来了。我轻声的对他说:起来吧,跟我走!

他满脸疑惑的看着我说:干嘛,老师?我说:跟我走,把衣服穿起来吧。他迟疑了片刻,穿上了衣服,跟着我出了校门。

我叫了一辆出租车,我们俩一起到了公园。公园里面有游乐场,我问他要玩什么项目?他点了碰碰车,买了票,两个人在里面开碰碰车,互相冲撞。开完之后,我问他要不要再玩儿一局?他看起来挺开心,同意再玩一次,然后又买了两张票,又玩了一局。

接着我们又选择了一些其他的项目,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候,我们坐在游乐场的门口,我买了两听可乐,两个人什么话都没讲,他喝他的,我喝我的,喝完之后,坐车回去睡觉。

我们几乎没有对话,就快走到校门口的时候,他问我:池老师,你为什么带我出来开碰碰车?

我说:不为什么,回去好好睡觉吧!

我送他进房间睡觉,第二天,那孩子很正常。我带着被剪了头发孩子去理了一个新发型,也没有去追究恶作剧者小浩,事情也就过了。

奇怪的是,后来这个孩子慢慢开始改变了。

那天晚上为什么把他带出去开碰碰车?其实就是我觉得自己处罚孩子的方式不对的反思与补救,觉得自己伤害了这个孩子,必须得用一种方式表示一下我对他的善意。

而且我也不想把这种善意说出来,也不想道德说教,就是带着他去公园里玩儿了一个小时。

这个孩子毕业之后就一直没有见过,我也不知道这件事情会不会让他记得。但是我却清楚的记得,当我凶巴巴的骂完这个孩子之后,内心充满了愧疚,而不是生气。

生气就那一刻,但生气完了之后,更多的是作为一个老师对自己的问责。我能不能更理性一点?能不能不要这么粗暴呢?能不能用一种更人文的方法呢?能不能给学生更多的尊重?能不能站在儿童的角度看问题呢?

-02-

关于对学生的处罚,让我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。

在一个冬天的寒冷夜晚,我接到了一个电话,让我去一趟当地的一所重点高中学校,说是一个叫王凡(化名)的学生要见我。接完电话我很是意外,王同学小学阶段非常优秀,不过毕业之后我就没有见过他,只是听说他以非常优异的成绩考入了我们当地的一所重点中学。

晚上八点多到了学校,老师把我带到了他所在的教室。全班同学都在认真复习,只见他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,手里拿着一张报纸,把一双脚搁在课桌上,正在看报纸,这和整个班级勤奋学习的氛围显得如此的不协调。

老师喊他到教室门口,这是毕业四年后我第一次见到他。高高的个子,长的挺壮实,让我惊讶的是他只穿了一件校服,里面居然就没有穿汗衫,拉链半开着,露出雪白的大胸膛。

这就是当年那个充满激情和思辨能力的王凡?

带他去办公室,简单了解了一些情况,我深感问题麻烦:这个孩子讲义气,脾气暴躁,容易冲动。因为好友受到了欺负就跟隔壁班级同学打架,为了防身带了一些武器到了学校,结果这事情给他的班主任老师知道了,经过教育,他也深刻认识了自己的错误,只是提出一个要求,希望这事情不要让他的家长知道。

他的班主任是一个刚刚参加工作不久的新老师,一开始答应了他的请求,同意帮他隐瞒这件事情,可是后来这事情让他的年段长知道了,年段长严厉批评了班主任的处理方式,马上通知了他的父亲来到学校把孩子领回去,好好带回家反省反省!

后来知道,学生出了事情,让家长带孩子回家反省一周就是这所重点中学常用的一种处罚方式!

他的父亲也是一个脾气暴躁之人,来到学校,直接冲进教室,把正在上课的儿子臭骂了一通,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,揍了他一巴掌。这一巴掌就揍出了大问题,他干脆不回家了!从此开始全面叛逆,完全不听任何人的劝告,上课故意翘着腿,看报纸,或是睡觉,以发泄自己的不满,老师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一个简单粗暴的处罚,带来了一堆的教育问题。

他觉得自己被出卖了,最不可原谅的是两件事情:一是他的老师并没有遵守他们的共同约定,而是把事情告知了年段长和家长;二是他的父亲在全班同学的面前揍了他一巴掌,让他这样一个硬汉感觉脸面扫地,尊严全无。

事后这个孩子的表现,让他父亲很是头疼,学校也是无计可施。后来学校领导和他父亲找他谈话,谈到最后说:如果你认为需要找一个信得过的人跟你谈,你想找谁?他想了一会告诉老师说:你把我小学班主任池老师叫过来。

在办公室里,我们很坦诚的聊了两个小时,他把所有的事情和想法都跟我讲了。

最后我很直接告诉他,让他必须得思考两个问题:第一,今天晚上我来了,首先我很感谢你信任我,如果你信任我的话,我说的一些话你必须得听我的,你必须面对自己的未来,目前你的状态对你是没有半点好处;第二,我建议有两个选择,第一你调整一下你自己的状态,在这儿待下去,如果不愿意待在这你告诉我,我和你父亲帮你物色学校,转学,两天之后告诉我关于这两个问题的答案。

两天后我去找他,他说:老师我不想在这里了,你能不能帮我转学?我和他父亲商量答应帮他联系转学到WZ市的另一所中学。

转到新的学校,读了半年,状态还是好的,但后半年又不想读书了。后来我又跟他谈了一次,让他想清楚,做一个选择,要不认真念书,要不早点离开学校做生意,你必须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?

他思考的结果是:选择做生意。就这样他进入了商海,很能吃苦,现在深圳开了两家手机专卖店,做得挺不错,当其他同学开始念大学的时候,他已经是小老板了。

一个孩子最后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校园生涯,很是令人遗憾。在整个事件的过程中我们可以明显看出,学校对这个孩子的处罚显然不够教育智慧,缺少人文关怀,是有责任的。

这孩子毕业四年了,他为什么依然会信任我?

这让我想起了在我班级里发生的一件事情,他有一次冲动之下拿石头不小心把学校玻璃给砸了,学校政教处主任找我去,商量如何处理这件事情。通过了解我知道他不是有意而为,只是一个意外,没有必要上纲上线的,问题的关键是他的行为具有一定的危险性,这才是需要教育的。

他很担心这件事情让他的父亲知道,因为那样意味着一顿暴揍,很有恐惧感。

于是我请求政教处把这件事情全权交给我处理,在他充分认识到自己的危险行为之后,我对他说:你已经认识到自己行为的危险性,我替你兜了这一回,老师帮你买来玻璃装上,如果你还有下次,我就不保证能不能帮着你了,这次我可以保证不跟你爸爸讲。

他父亲后来知道了这件事情,就打电话问我:我儿子是不是把学校的玻璃砸了?我说:不是的,是不小心丢石头砸了玻璃,是个意外,没有什么大事情,我已经和他好好的谈过了,让他注意安全。

这件事情的处理让他觉得池老师够男人,没有把他“出卖”,但是这一次,他觉得高中老师就把他给出卖了。

老师最可怕的状态是面对学生麻木不仁、小题大做、上纲上线,并且把批评孩子处罚学生成为教育生活的一种常态。我相信每一个老师都是凡人,都会有不可控制情绪的时候。但是作为一个老师,当自己回归理性状态的时候,就要开始反省自我,那些行为和言语是不是不当,是不是违背了最基本的教育操守。

不断的自省是一个教师不断成长的重要原因,我们要勇于直面那个充满过错的我,表达我们内心的一种问责。当一个老师忍不住严厉批评孩子或是处罚学生之后,要有一种什么心态?要有一种怜悯之心,我觉得每个人都不喜欢被骂,被处罚,那可不是什么好滋味。

怎么才能保持住我们的问责之心呢?如何展现对学生惩罚的艺术性?我觉得就是同理心与怜悯之心,试着站在学生的立场思考问题,试着从对方的感受出发做出一种教育判断,这事情至于大动干戈的惩罚学生吗?有必要吗?有那么严重吗?严厉的批评和惩罚中要带着深深的同理之心。因为我心里知道冲动的惩罚学生那是什么感觉,生气就是那一刻的爆发,气完之后更多的是内心的自责与不安。

事后我总是问自己:能不能更智慧一点呢?能不能不要总是这么低水平好不好?我一直觉得,教师气急败坏惩罚学生的时候,是教师无能的一种表现,也是教师修养不够的表现。不管什么人,暴怒之后心理就是空虚,暴怒之后就有一种发自内心的一种负疚感。

教师要有对学生从骨子里面透出来一种尊重,儿童其实特别敏感。德行和负疚总是连得很紧很紧,罚学生去跑步,自己陪着跑,为什么会想到这一招?就是让学生也有一种负疚感,在这个过程里面,一种道德教育,一种同理心,就会让这个孩子在面对惩罚过程中得到一个不一样的教育。

教育要贴近孩子,还要保持心灵轻盈的、淡定的、敏感的一个状态,能够马上接收到一种自己的负疚感,马上能读懂,读懂了以后而且就要及时抚平心灵,而且抚平的方式充满无痕,是那么的尽在不言语中。

所以处罚学生的最高境界是不是也应该是落雪无痕呢?

上一篇|下一篇(责任编辑:孟令晶)
赞(0 收藏